我和性感女秘書被困在車裡的那晚,老婆卻在「背後對我...」我淚流滿面終生難忘

樂享網 2022-07-06

    在單位,我可能是最令大家羨慕的男士了:大學畢業順利考取公務員,最後進入航空公司辦事處,剛剛三十就晉為辦公室主任。

    達到婚齡時,又適時識了剛從空姐崗位退下來被外資公司高薪聘請為人力資源部經理的妻子。
    結婚後,在單位的利補貼下,在東三環南段的潘家園擁有住屋。

    婚後增添了活潑可愛的兒子。

    房子、車子、妻子、兒子、票子我全部都擁有了。

    妻子溫柔又美麗,可是我卻開始越來越覺得自己對妻子沒有激情了。
    下班免不了會有同事坐我的順風車,坐得最多的就是剛進公司不久的小秘書。
    她住在國貿橋附近,和我順路。

    小秘書剛大學畢業,正是花樣年華。

    進入收入豐厚的航空公司,拿著大把的鈔票自然是不遺餘力地打扮自己,從化妝品到新款時裝,讓我每天看得眼花繚亂。

    我的心便開始花了,儘管還沒什麼實質性的進展,但我知道跨出那只是遲早的事情。
    回到家,看著甜蜜喂兒子吃飯的妻子,心裡多少也會有點愧疚。
    但是,心仍然開始不可避免的背離,我甚至開始憧憬那天早日到來。

    就這樣到了12月7日,從下午2點開始雪開始飄飄落了下來,到下班時地上已經有了薄薄的,我走出辦公室沒有絲毫猶豫把車開了出來。
    副駕駛位上坐著的當然還是小秘書,車上了機場高速,情況不妙了,平時道路車速可以跑到100碼以上的路面突兀地擁擠了許多,勉強以在長安街上晨跑的速度往前。

    剛準備對小秘書有所暗示,電話鈴又響了,是個朋友,他也被堵在了半路。
    再次鼓起勇氣準備開口,妻子的電話又來了,問我到了哪兒,我很不耐煩地告訴她還在農展館。
    輕輕將右手搭在小秘書的肩膀上,她肩膀動,我的手滑了下來。

    我不知道她這是婉拒還是半推半就,不敢貿然行事。
    我只好終止冒失的行為,開始有搭沒搭和她找話題扯。

    就在這關鍵時刻,電話又來了,還是妻子的。
    還是問我現在到哪裡了,我強忍火氣告訴她我已經到了京廣橋,妻子很開心地告訴我:累死我了,終於快找到你了。

    我現在已經走到光華橋了,我怕你肚子餓,煲好了湯盛在保溫瓶就出來了,又怕坐車找你和你錯過了,只好順著三環走過來找你。
    對了,我就在你這邊的馬路上往前走的,你要是看見我了就叫我。
    妻子掛了電話,我開始發呆:妻子滿心期盼為我煲湯,從潘家園步行到光華橋給我送來,可我卻在車裡計劃著如何吸引另個女孩,我還是人嗎?
    看我臉沈重,小秘書問我:你剛才不是說要告訴我你心目中的愛人是誰嗎?說啊。
    我凝視著她的雙眼,說:是我妻子,是馬上給我送湯來的我的妻子。

    遠遠地看見了妻子的身影,妻子興奮地朝我揮手,我衝出去把將她攬進了懷裡。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您可能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