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還演過這麼大恥度的船戲呢~【康正行愛上了自己的兄弟余守恒。】

樂享網 2022-07-06

片名:《盛夏光年》

台灣 / 2006年

盛夏光年》是導演陳正道在2006年推出的影片, 張孝全、楊淇、張睿家三位主演上演的青春愛情故事曾引發影迷們的關注討論。

台灣經典腐影《盛夏光年》出了4K數字修復版,值得收藏的經典腐影,之前的版本看的好象馬塞克一下,現在很高清。

另外《春光乍泄》《藍宇》也出了4K數字修復版。

那時候的表哥還是受受的。(看點:表哥有全果船戲)

年輕時候的愛情故事果然還是要在夏天發生才最熾烈。

這是一個關于恒星、行星和彗星的故事。 恒星和行星直接最近的距離出現在盛夏,然而就算盛夏,我們之間的距離還隔著一個光年。彗星是無意闖入我們世界的第三者,卻將我們的生活攪得天翻地覆。

康正行就讀于一個海邊小學,身為班長的他被老師任命陪伴一個多動癥的小孩余守恒,慢慢影響他,讓他變成一個乖孩子。兩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成為了好朋友,但在康正行心里的這份友誼卻變質了。

一天,一個叫慧嘉的女孩出現在他們面前,這個寂寞的女孩很快喜歡上了正行,但正行心里愛著的卻是另外一個人。

慧嘉知道了正行心意后,跟他成為了好朋友。守恒也開始追求慧嘉,守恒卻不想太早讓正行知道,他覺得正行跟慧嘉都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

各自懷有秘密的他們生活開始變得混亂,終于他們在海邊說出了自己的秘密…… 

康正行和杜慧嘉并肩而臥,男生卻輕聲問:怎麼開始啊?  然而還沒有開始,康正行就后悔了,他帶著凌亂的步伐落荒而逃。離開的他有點憤怒,好像是對自己憤怒,有點內疚,有點無措。卻不是為了自己臨陣脫逃而冷落的女生感到內疚。

杜慧嘉因為被正行拒絕,居然尋根究底、無師自通得看懂了連當事人還懵懂無知的復雜情事。

康正行愛上了自己的兄弟余守恒。

他們之間水潑不進、固若金湯的關系讓她嫉妒。她得不到的康正行也要讓余守恒完完全全的擁有。她要硬生生地插進他們之間。也許為了那一夜拒絕的報復,又也許她的生活太孤獨,太渴望這樣不離不棄的關系。

回到學校,康正行竭力地維系過去的關系,繼續做他的好學生,做余守恒的好朋友。平靜的表面之下,卻早已方寸大亂。 出軌何其容易,回到過去的軌道卻已經無門。

愛上了自己的兄弟卻無法言說。原本想要掩蓋真心,試圖找一個女生找回原本應該正常的自己,卻發現根本無法接受。

與康正行暗自的百轉千回和杜慧嘉的瘋狂嫉妒不一樣,余守恒的感情實際上要強勢地多、明顯地多。在慧嘉還未介入他和正行之間時, 余守恒就表現出更強的依賴與霸道。他要康正行做他獨一無二的兄弟。

而慧嘉無聲無息地出現,也被守恒第一時間就嗅出了威脅的味道。他挑釁、斗氣、無理取鬧,都是在防備自己失去正行。他怕自己的兄弟有了女朋友就不能跟自己整日混在一起。

余守恒為了防備,所以與「敵人」要近距離對峙。 太近,他卻也愛上了「敵人」。為了安慰哭泣的「敵人」,他吻了「敵人」。余守恒和杜慧嘉變成了男女朋友。

原本親密的兩人關系變成擁擠的三人關系,由不得他不亂、她不亂、他們不亂。

正行進退兩難,守恒無知無覺,只有慧嘉穩扎穩打,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像一顆最尖銳的釘子要鍥入木頭一樣,執拗地、沒有阻力地鍥入兩個男生中間。 她要兩個男生的感情,有她不能為繼;維繼卻不能無視她。年輕的狡黠帶著冰冷的殘忍,也含了三分曖昧。孤獨的她太渴望擁有這樣親密無間的感情。

她把這兩個男生的照片一前一后,一正一反地晾在沖影室。孰真孰假,她自己也不知道吧?最先愛上的是康正行,明明只是要打敗余守恒卻與他糾纏在一起。也許她誰都不愛,她要的只是不再寂寞。從此不再是一個人。

再混亂的感情糾葛也有需要結束的一天,混亂中,余守恒被迫需要做「二選一」的游戲。守恒愕然,對于自己最愛的兩個人,從來就不是游戲,而他從來也沒有想過要取舍。康正行是從小到大的玩伴,杜慧嘉是自己感情的歸處,兩個人拼成了他正情感的宇宙。

余守恒從小就是多動、孤獨、無助的孩子,因為被排擠讓他早早知道寂寞的滋味。康正行的出現讓他擁有了第一個女朋友。所以他強勢霸道地霸占著他。他害怕失去康正行的自己再度回到那個寂寞的世界。

他不知道怎麼留出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在那個夜晚用人類最原始的方法, 以親密無間來緩解自己害怕失去正行的恐慌。

第二天,被杜慧嘉報復的康正行,終于順利報復了杜慧嘉。

「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們都要好好在一起。」

就像當初杜慧嘉要他們中間永遠有個她,如今康正行也要讓他們中間永遠有個他。

慧嘉第一次流露出潰敗的倦意,她以為她可以掌控三個人的感情。其實自己也順著時間走入命運的漩渦。

聽著守恒將過去娓娓道來,原來,在更早的童年,他們三人已經齊齊碰過面,而她也早早就命中注定地介入這兩個男人的生命中。只是那樣擁擠的地方從來不曾有她的位置。

原來不是夏天,而是命運決定的。

還是孩子的正行,頭上頂著「67」,和守恒一同站在講台上,忍受人生最初的侮辱。別的孩子都無比惶恐,只有承受了更多羞辱的正行,才能平靜地忍耐。原來,這個心甘情愿的表情居然是全部的答案和真相。

康正行是行星,余守恒和恒星,杜慧嘉是劃過他們之間的彗星。

恒星和行星直接最近的距離出現在盛夏,然而就算盛夏,他們之間的距離還隔著一整個光年。

您可能会喜欢